果丹皮吖

i have the eunhae. i have the yoonjae.
╰( *´ ︶ `* )╯
ah.

染 玄不改欧

练习生李东海是李赫宰迷弟,沉迷全民天团,可惜非酋李东海抽不到李赫宰的R卡,一张A都木有,后来他成为李赫宰的男朋友之后李赫宰大手一挥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送了所有专辑的R卡。

从此他可以拿着手机跟其他练习生炫耀battle卡片,其他练习生:哦莫!欧皇转世!


【允在】医闹 番外下

  然而金在中酒醒,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的事了。

  

  电话的铃声响的急迫,却不是来自医院或者朴有天,而是很久没联系自己的母上大人。母上大人很严肃的要求自己去美国一家医院工作。金在中很暴躁,合着前几个月是逗我玩的?

  

  然而也只能说自己会考虑的,最后飞速挂掉了电话。

  

  饭都没来得及吃,金在中因为下一个电话光速出现在医院。听教官说郑允浩已经醒了可以进去看看的时候,他还是挺激动的。

  

  这一路上全都在组织语言...

  

  “我喜欢你!”不不不,太直白了。

  

  “我是一个注意你很久了...”他又不是观察犯人。

  

  “我是你的fan!”啊一西!这样会收到郑允浩的亲笔签名吧?

  

  手刚刚扶上门把手,金在中就透过门玻璃看到郑允浩的床边已经坐了一个黑长直,身上穿着粉红色的衬衫,还背了个花包,看起来很清纯漂亮,正在给郑允浩喂水。

  

  郑允浩刚做完手术不能喝水,就伸手去挡,那女孩子一脸傲娇非要喂的样子,两个人就来回推拉着,嗯...打情骂俏。

  

  尼玛!世风日下!

  

  金在中心里就像是从天突降一块大石头,把他刚才组织的语言都砸碎了,原来郑允浩这厮有女朋友了。

  

  自己真傻,真的,他单知道郑允浩长的帅,自己非常喜欢,可没有想过别人也会喜欢。

  

  一瞬间他看着病房里面嬉笑的人怎么看怎么刺眼。

  

  他在走廊里转了一圈,然后从朴有天那里顺了一件白大褂,装作查房医生一样,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面的人看到有人来了也收敛了许多,不再打闹。金在中清了清嗓子。

  

  “病人醒了啊,做女朋友的多照顾一下,今天注意不要进食,喝水也不行。”金在中觉得自己的语气中都带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好的,大夫,我会照顾好他的。”那女孩子也笑嘻嘻的应和着,声音甜的非常诡异。

  

  金在中听着觉得更酸了,瞬间失去了留在病房的理由,仿佛自己跟这两个人处在两个世界,单身狗与情侣是不兼容的,尤其是其中之一是自己喜欢的人。

  

  金在中选择不再去看这对男女,他觉得双腿发软,正常的走出去都很困难,定了定神才慌乱的逃出了病房。

  

  “那个医生不是这医院的,长这么好看,我没见过啊,肯定是喜欢你才追到这的,溜的真块啊。”

  

  “你别瞎说,希澈哥。你到底过来干嘛的?”

  

  “哥就是顺道来看看你,你这手术还是我家庚做的呢!”

  

  “…”

  

  金在中没有看到那个‘女孩子’看着他出去时奸笑的表情,自然也没有听到之后的对话。

  

  金在中一片空白,郑允浩已经有女朋友了,这个是自己以前没有打听到的,还是说,郑允浩知道了自己的心意,故意找了个女朋友,委婉的拒绝自己?刚才和那个女孩子的动作是做给自己看的?

  

  金在中不敢想下去了,他觉得丢脸死了。他再也不想回驻训基地了。

  

  于是金在中没有等到郑允浩出院,就踏上了美利坚的土地。

  

  然而在异国这么多年,金在中一直独自一个人生活,也没有间断过听到郑允浩的消息,都怪朴有天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郑允浩根本没有女朋友。是金在中在美国呆了一年后才知道的。当时那个‘妹子’,跟朴有天医院的一个医生私奔了。

  

  金在中冷静下来才想通,郑允浩根本没有婉拒他,因为他还没有像郑允浩表白,或许郑允浩还不认识自己呢。

  

  单恋的人类总是傻的。

  

  他想的没错,出院后的郑允浩听教官提起驻训基地的医生照顾了自己一路,就想去答谢人家,提着礼物到了医务室才知道人家已经调走了,最后也只有不了了之。

  

  粗枝大叶的他也没有发现自己吃了两个月的零食突然停止了供应。

  

  在后来孤独的几年里,金在中把郑允浩想成是一个精神寄托,把郑允浩的消息作为是一种动力,就是没有勇气再去找他。

  

  金在中安顿好之后没有直接去医院,而是去了警察厅,到了才知道郑允浩要下个月才能调过来。是自己太心急了。

  

  一个人走在去市医院的路上,街边卖彩票的喇叭里传来刺耳的,投注深情,好梦成真。

  

  他鬼使神差的买了一组,用郑允浩的生日,他知道郑允浩的所有信息,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自己,这段单恋他也算是投注了六年的感情,这是一次赌博,也是最后一次,鬼知道以后会不会成真。

  

  “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回来了,俊秀说郑允浩下个月才回来呢!”朴有天一进门就看到金在中坐在办公桌上。

  

  “我闲的无聊,就早点过来熟悉熟悉。”

  

  金在中跟朴有天已经快三年没见,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是朴有天和黑帮老大金俊秀修成正果,两人愉快的进行一年一度蜜月旅行的时候,顺道去看望了作为单身狗的金在中。

  

  金俊秀合并了两个黑帮,成为s市黑道的龙头老大,私下却是个小可爱,打听到郑允浩的消息之后,昨天还跟朴有天打赌金在中会不会回来,最后输给了这个soulmate,酸溜溜的腰和屁股疼了一夜。

  

  朴有天知道金在中此刻也就是死鸭子嘴硬,一定是太激动回来早了。

  

  然而自己今天心情特别好,也没跟他犟。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然而金在中已经等了六年,也不差这一个月。

  

  只不过这一个月金在中经常在警厅附近徘徊,还好没有警察注意他,不然很有可能因为他鬼鬼祟祟的不像好人叫他进去喝茶。

  

  说到彩票的事,金在中根本没想到能中奖啊,既然中了那就用来给郑允浩买个见面礼吧。这买什么又成了问题,毕竟郑允浩还没回s市呢,也不知道他缺点啥。

  

  最后还是朴有天出马帮他定下了买个金的东西,虽然之后的一个月金在中每天都看着那个大金链子发愁。

  

  朴有天刚从金俊秀口中听说郑允浩已经回来了还挺诧异的,毕竟,那位天天去警厅蹲点的副院长这几天可是一直都在医院里窝着那也没去。

  

  “我说,那郑允浩都回来了,你咋还在医院里窝着?”

  

  “我自有安排。”金在中仿佛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头都没有抬一下,整个人都酷酷的。

  

  “行,你安排着,过几天我和俊秀要出去度蜜月,医院就交给你了。”

  

  朴有天才没有管金在中的近情情怯,大摇大摆的走了。

  

  soulmate的心思总是被一眼看穿的,金在中确实是怂了,他有点找不到去警察局的理由,万一被看到了总不能说自己是丢东西来报警的吧。

  

  就在金在中苦恼的这几天,医闹事件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要说这张医生好像是朴有天学弟的叔叔的同学的儿子,也不知道怎么塞进医院来的。

  

  朴有天度蜜月,医院全靠自己当家做主,那个闹事的一进来,金在中就吩咐身边的人报了警,这不就是个偶遇的好机会么!然后顺理成章的在张医生挨了一刀之后,主动做了人质。

  

  啊!郑允浩出现了!依然是记忆中帅气的风采,金在中觉得自己马上要破功,但还是很坚定的直勾勾看着郑允浩。 六年的时光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坚毅,身材也壮了许多,冷峻的眼神瞟了自己一眼。

  

  ‘啊啊啊,他看我了!’金在中心里头打小鼓啊,今天这事来的太突然,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的收拾收拾,会不会显得太屌?

  

  然而下一秒郑允浩就去看地上张医生流下的血迹了。金在中很不爽,一摊血都跟自己抢戏。

  

  ‘你们这些小姑娘,平时笑嘻嘻的,这时候就变戏精了!还有这位壮士,请不要吸引我家郑允浩的注意力,这场戏我是主角好么,再说接你老底!’

  

  虽然金在中心里奔腾过了至少十万头草泥马,但脸上依然保持微笑,眼神里也全是男神看我!快看我!下面我要开始表演了。

  

  演出十分成功,至少金在中觉得自己成功的在郑允浩面前混了个脸熟,还收获了迷弟若干,让迷弟天天在郑允浩的面前给自己的名字刷存在感,果然棒棒哒。

  

  之后的日子,金在中也就不停的在郑允浩面前刷脸,爱他,就让他的世界充满了自己,喜欢一个人就是要主动出击。

  

  朴有天:孺子可教也。

  

  越接近越发现自己当年真踏马的傻啊,这样一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当年就应该拿下了啊!虽然这人特糙还不会打扮,还爱用老人机!但瑕不掩瑜啊,那个冒充他女朋友的揪出来打死好吗!

  

  然而这么两月相处下来,两人关系虽然进了很多但总少点什么,两人对视的时候火花已经刺啦刺啦的~就是没有进一步的发展。明明感觉郑允浩下一秒就爱上自己了,但马上就会被转移话题,金在中超苦恼的。

  

  这时候从外面度蜜月的soulmate朴有天回来了,大笔一挥就让张医生回家自宫去了。还给金在中出了个损招,就是晾郑允浩几天。

  

  金在中还表示怀疑,万一郑允浩从此也不联系自己了怎么办。

  

  损友拍拍胸脯,亲测有效,攻受无欺。

  

  就这样一周之后,金在中迎来了嬉皮笑脸耍无赖的大狗狗郑允浩。

  

  看着像狗皮膏药似的郑队长,金在中无语望天。

  

  兄弟你的气场呢?

  

  你的霸气呢?

  

  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现在退货来得及么?

  

  

  无责任番外中番外

  

  没出一个月,金在中和郑允浩就学习米秀进行了蜜月旅行。

  

  在回国的机场,郑队长一下飞机就看到了熟人。

  

  “希澈哥,没想到在这遇到你啊,你回国啦!”

  

  “对啊,庚进修结束,要回原来的医院工作了。我也跟着调回去了。”希澈挽住了身边男人的手臂。

  

  在中好奇的从郑允浩身后探头,就看到了他能记一辈子的脸。

  

  “是你!”两人同时惊呼。

  

  随后希澈抢先拍了拍允浩的肩膀,又拍了拍金在中。

  

  “当年我就觉得你俩肯定能成!”

  

  撂下这句话,希澈就拉着身边的韩庚一溜烟的跑了。

  

  “当年?他说的什么意思?”郑允浩一头雾水。

  

  “唉...这个故事很长,我慢慢讲给你听。”


【允在】医闹


  别人都说这新官上任三把火,郑允浩却没想到他烧一把火就烧把自己烧成了渣渣。

  

  要问郑允浩是谁,s市警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十项全能的人材,年轻有为,长的也是帅绝人寰,是s市警察局稽查大队刚调来的队长。

  

  可眼看着郑允浩都来了一周了,天天只能在办公室里坐着数子弹壳玩。这s市治安出奇的好,郑允浩每天都闲的手痒。

  

  这天一上班就接到民众报警,s市医院里发生了持刀杀人加劫持人质事件。卧槽,郑允浩瞬间热血沸腾啊,他正义的使者终于有用武之地了~带着一队人就往那医院去了。

  

  之后发生的事,让郑允浩想起来就呵呵呵呵...

  

  作为一个优秀的警察,郑允浩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案发现场。剥开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就看着了地面上一大片的血迹。一个双腿打颤满脸通红的男人拿着把刀架在一个医生的脖子上。

  

  嘴上还吼着:“闭嘴!让我走,给我准备一辆车,不然...不然我杀了他!”那眼睛通红的,看得出这老哥非常激动。

  

  被劫持的医生却没见得多害怕,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桃花眼里还带着笑意。应该是刚才跟歹徒说过什么激怒他的话。看到一身警服的郑允浩从人群中钻出来也没有求救,反而笑意更深直直的看着郑允浩。喂你们俩谁是受害人啊!如果这是在演戏的话,郑允浩必须批评一下,你这人质演技不行。

  

  “我是警察,接到报案说有人持刀杀人,伤者呢?这是怎么回事?”地上的血总不会骗人,肯定是有人受了伤的,伤者呢?

  

  旁边围观的一个小护士在一旁弱弱回答,“被砍伤的张医生已经被送去抢救了,是金副院自愿换下的张医生,金副院就是我的英雄,他太帅太勇敢了呜呜呜呜...”一边说一边哭,感染了旁边一群小护士跟着一起哭了起来,霎时间郑允浩以为自己进了个灵堂。

  

  “吵死了!只要你们让我走,我保证不伤害你们!”歹徒要被这群妹子哭的头要炸了。

  

  “这位同志你不要激动。”郑允浩还是觉的应该以劝为主,武力为辅,毕竟要考虑人质的安全。

  

  这时候那个被劫持的人开了口,还是那样无所畏惧的态度,就跟那刀不是架在他的脖子上一样。

  

  “警察叔叔你来的正好,快来评评理!”这医生的语气就像是跟居委会大妈投诉一样。

  

  被叫成叔叔的郑允浩现在只想替那个发抖的男人说句,绑架呢!严肃点!

  

  还有自己虽然三十有二,但长的也不老,不允许你这小白脸嘲讽我。

  

  “上个月初这人在我们院割了包皮,现在跑过来说他短了五厘米,不能过夜生活了!你说这跟我们医院有什么关系!”这医生一边说着那神态简直是神采飞扬眉飞色舞,听得郑允浩是一头黑线,干咳了起来。郑允浩觉的自己要是这个歹徒,肯定早就把这白痴院长砍死了。

  

  “你闭嘴!”那歹徒的眼睛更红了,双手颤抖着。

  

  “剩下五厘米够你用了,哥们,你要真觉的是我们医院的错,我们也可以去再给你缝回去,警察叔叔在这作证,我们不会耍赖的~”这医生一脸调笑的还用胳膊怼了身后的人一下。

  

  郑允浩心想:你能不能别说话,是多想让这人捅死你。

  

  果然那歹徒真的是受不了了,抬手就要把这个一直嘲笑他的恶魔捅死,那医生闪身扭住了歹徒的胳膊。

  

  呦,没想到有两下子!郑允浩见状也上手和那个医生一起制住了正在挣扎的男人。

  

  那个男人一边挣扎还咆哮着:放开我,我要杀了你!

  

  那医生看警察围了过来,就把手松开让这群人民公仆去解决了,顺便还那个歹徒挥手告别,仿佛面对的是个来就诊的病人。

  

  跟手下一起把犯人压上车,郑允浩就被人叫住了。转过头见到的是刚才被劫持的帅医生笑嘻嘻的脸。

  

  “警察叔叔好,这次多亏了你的帮忙,我们才合力抓住了他。”这金在中笑容满面的地上了名片,郑允浩的脸都黑了,不要叫我叔叔,你不帮倒忙我都谢谢你。

  

  “呵....呵...叫同志就好。”

  

  “警察叔叔,我叫金在中,看在你帮了我这么大忙的份上,你来我们医院提我名字,看病打八折~”又悄悄附在他耳边来了句,“需要割包皮的话,可以打五折哦~”说完就一蹦一跳的走了。

  

  妈的,老子给你打骨折!郑允浩觉的这人绝对跟自己有仇!

  

  第二天,郑允浩又一次看到了那个金在中,这一次是在警察局里。金在中眉飞色舞的跟自己的队员聊天。自从昨天,金在中就吸引了一群警局迷弟,把他那不要命的行为当成是处事幽默,临危不乱,还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稽查队的大哥是老子好吗!

  

  金在中见自己一来,马上变成一脸焦急的样子,完全没有了昨日的轻佻和刚才的风流,一个箭步冲到了他的面前,抓住了他的胳膊,眼睛好像都泪汪汪的了。

  

  “警察叔叔你可来了,我的东西丢了怎么办啊!”

  

  郑允浩:哥们你是影帝啊!我就这么像居委会大妈?我刚才明明听到你管别人叫警察小哥,怎么到我这就成叔叔了!

  

  “什么东西?我们可以先备案。”郑允浩觉的到现在他还能保持专业的素养真是不容易。

  

  “一条200克的金项链!”金在中一脸认真。郑允浩心里要笑吐了,哥们你一个医生,买个那么粗的金链子干嘛?防身啊?

  

  郑允浩心里吐槽一百遍,手上还是很正直的打开了电脑,

  

  “姓名?”

  

  “金在中,金子的金,在中间的在中。”

  

  好奇怪的名字。“年龄?”

  

  “86年1月26”卧槽,竟然比自己大,仗着自己长的年轻就能叫别人叔叔了吗!郑允浩十万个不服。

  

  “重为200克的..金..项链,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在哪里丢的?”郑允浩管理了一下不自然的表情。

  

  “昨晚晚上回家就发现没了,可能是在办公室里丢的,病房里也有可能,或者昨天抓那个割包皮的时候被顺走了。反正肯定是丢了。”提到那个割包皮的郑允浩就觉得想笑,这事已经快成了警察局的笑点了。

  

  “哝,就是这个!”金在中一边说一边还拿出手机来给郑允浩看,手机屏幕上是金在中的自拍照,郑允浩瞟了一眼,心里还想着这人不太上相啊,还是真人更好看。

  

  “看这个干什么?”

  

  “看项链啊,不知道什么样子怎么找?”

  

  郑允浩视线向下,照片里金在中脖子上果然突兀的带了个大金链子。

  

  “行,我都记录下来了,你把这张照片传到警局邮箱。如果有人捡到了而且拾金不昧的话会送过来的。”郑允浩就是在敷衍他。

  

  “不需要现场调查一下吗?警察叔叔,这项链对我特别重要,很可能在办公室被人偷走了。”看金在中着急的样子也不像是装的。

  

  “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叔叔了。你叫我警察同志,或者,叫我郑队长也行。”郑允浩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叫警察同志太冰冷了,没有人情味。郑队长...”金在中十分仔细看了一眼郑允浩的警服上的名字,咧嘴一笑。“郑允浩...我叫你允浩吧,为了公平,你叫我在中就行。允浩,求求你了快帮我找找~”

  

  这人是自来熟吧!终究扛不住金在中的眼神的郑允浩,又一次出警了。

  

  在市医院忙了一上午,东翻西翻调监控,奈何昨天进出这办公室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实在没有什么线索。郑允浩也觉得自己是脑抽了才跑来浪费时间,还好有不少漂亮的女医生护士过来给他打气加油,但多数都是来慰问他们的帅院长的。你说这人怎么这么招蜂引蝶呢。

  

  作为正义的化身终究是看不得金在中那焦急的小表情的,真的找了一上午才停下喝水。

  

  “这项链是我买来送给喜欢的人的,一定要找到啊。”金在中一边找还一边嘟囔。

  

  “品味够独特的。”郑允浩喝水都不忘吐槽。

  

  “他是世界上最有品味的男人了。”金在中的眼神里充满了甜蜜。

  

  郑允浩却是一口水喷了出去。

  

  “咳咳咳!男...人...”让他缓缓,刚才金在中说的是男人?他喜欢男的?这么帅的人还用搞基么?

  

  “允浩你是累了吗?其实找不回来也那么严重,辛苦了一上午了,我请你吃饭吧!”金在中好像根本没注意到郑允浩被呛了,拉着他就往外走。

  

  本来坚持说正义的化身不接受群众一针一线的郑允浩还是盛情难却了,当然最后是他付的钱,毕竟要保持自己的绅士风度。结完帐才想起来这金在中又不是女人,自己为什么要请他吃饭。

  

  “这次让允浩破费了,下一次我来请~”那表情让郑允浩怀疑这金在中是不是因为吃了顿白饭所以才这么开心的?

  

  回了警局,郑允浩收到了金在中那个带着大金链子的自拍照,坐在电脑面前看了一会,鼠标右键保存。

  

  第三天郑允浩又一次看到了金在中,地点:市医院。不是他郑允浩故意要去的,实在是又有人打电话报警,还是劫持的。路上还担心金在中又跑去中场替人,刺激匪徒。

  

  不过这一次郑允浩拨开人群,走到最前面的时候,金在中也站在人群的前面。这一次被劫持的是个病人,躺在床上,而这回的人质表情很到位,脸色苍白无力,嘴都紫了。

  

  “这位患者你冷静一下,张医生已经伤成这样,他跑不了的。”金在中看了他一眼就转头跟匪徒谈判了。

  

  郑允浩立即就听明白了,合着这回的人质不是个病人,就是昨天被捅了一刀的张医生啊。郑允浩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个歹徒的动机。

  

  “我要让他像我一样,你们辣鸡医院,你们还我命根子,我,我要把你们都杀光!”这回的患者比上次的还激动,直接举刀往躺在床上的张医生的下盘上扎。

  

  被郑允浩眼疾手快的冲上去格挡住了,这回的患者身手也不错,跟个泥鳅似的,挣开了郑允浩,拿着刀就冲向了金在中。

  

  邪恶终究还是打不过正义的,那疯子还是被拿下了。

  

  正在金在中办公室里抬着胳膊等待包扎的郑大队长却是一脸苦恼。刚才情况紧急的不得了,郑允浩脑子一热就伸手替金在中挡了一刀,这也算英雄救美了,嘿嘿,是挺美的。

  

  金在中包扎的手法很轻柔,跟他这个人平时的表情也是两个样,这个安静温柔的金在中真是难能可贵。

  

  “在中。”

  

  “嗯?”金在中抬起头与郑允浩四目相对,眼里全是心疼。医者仁心嘛,不得不说,这气氛好极了。

  

  “我为了救你受了伤,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免费包扎外加营养餐伺候着?”郑允浩突然就开起了玩笑,破坏了原来的气氛。

  

  “我们院的张医生割包皮免费,你去试试?”说完使劲的在纱布上打了个结。

  

  这一下疼的郑允浩差点叫出来,这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

  

  第四天,郑允浩一进警局,手下的队员告诉他大哥在他办公室等他。郑允浩还纳闷哪来的什么大哥啊,推门一看,金在中正十分乖巧的坐在办公室沙发上,手里捧着一个保温桶。

  

  “我昨天是开玩笑的。”郑允浩没想到昨天随口说的营养餐今天就能兑现了。

  

  “你帮了我好几次,我送个营养餐算什么,快尝尝这个。”金在中迫不及待的给郑允浩盛了一碗。

  

  “这鸡汤真的不错,你在那买的?”郑允浩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鸡汤。

  

  “这是我亲手做的,买可买不到~”

  

  “啊~谁嫁..娶了你可就有福了。”郑允浩觉的这话说着真别扭,尴尬的低头猛喝鸡汤。

  

  之后,郑允浩几乎天天都能看到金在中,每天都会喝到金氏爱心鸡汤,郑队长表示很享受,恨不得给自己再来两刀。

  

  但这期间,医院他也是没少去的,因为隔几天就有人报警,每次去了都会上演一场由割包皮患者和那个张医生上演的大戏,这医院的泌尿科药丸啊,这个张医生有毒啊!

  

  有的时候金在中也会去他那报警说自己丢了这个,丢了那个的,吃人家的嘴短,郑允浩也不得不跟着金在中一次又一次翻遍了他的家和办公室。这郑允浩到没什么不满的,可每一次丢的为什么都是要送给喜欢的人的,让郑允浩觉的很不爽。

  

  这种情况大概也就维持了有两个月,自己的伤就剩个疤了。就再也没有接到过医院的报警电话,金在中也再没来警局报道过。最后他的朋友也替他来警局销案说东西都不找了。然后金在中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生活里了。

  

  郑允浩计算一下,自己已经有一个星期没看到金在中了,他平时叽叽喳喳的调笑和玩世不恭的笑容都刻在了自己脑子里。真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着,这个人调戏完就跑了!

  

  这一天郑允浩特意早下班去了医院,轻车熟路的来到金在中办公室的门口。

  

  还在想要不要敲门,就被金在中从门里拉进了办公室。

  

  “你来干什么?”金在中的语气并没有了平时的玩笑。

  

  “我来视察一下。”郑允浩想说我来找你的,但说不出口。“最近你们医院报警电话少了不少啊。”

  

  “张医生上周被我调走了。”

  

  “那你最近也不丢东西了?”郑允浩都觉得自己拐弯抹角的。

  

  “丢倒是丢了一个...”金在中的眼神暗淡了不少。

  

  “我帮你找回来!”

  

  金在中愣了一下,表情更加难过了。

  

  “那个东西全世界就只有一个的,丢在你那里了..”

  

  “我什么时候拿过你的东西?”郑队长可是不收群众一针一线的,就是汤没少喝。

  

  “我把心丢在你身上了,你还给我吧!”金在中的表情不经意的透露出一丝狡黠。

  

  郑允浩大脑当机,琢磨了两秒,还是有点懵。

  

  “那你说过你有喜欢的人是...”

  

  没说完就看到金在中不知道从哪捣腾出来一个盒子。盒子打开,里面躺着的东西都非常熟悉。怪不得自己找不到呢。

  

  “这个手表,给你的。看到它第一眼就感觉跟你很配。”金在中取出来给郑允浩带上。

  

  “手机也是给你的,不要在用老人按键机了。”金在中一件一件的塞给郑允浩,“还有这个,这个,都是给你的。”

  

  “至于这个项链,钱是你的生日号码买彩票中的,朴院长说买金子不贬值...”

  

  (金院长你好有钱!朴院长你好坑!)

  

  郑允浩看了看手上的东西,又看着金在中小心思得逞的微笑。

  

  “既然都是我的,你的心也是我的,你的人也是我的,我不还了老实交代!什么时候为我着迷的?”

  

  说完伸手去抱金在中,却被金在中推开了。

  

  金在中一脸傲娇:还没确认关系就想流氓?哼!

  

  “警察叔叔,你可不能对医生动手动脚的,我们医院可是提供割包皮手术的,你需要尝试一下么?我免费给你做。”边说边转头要去拿刀。

  

  郑允浩才不管这些,一把把眼前这个装深沉的男人拉进自己的怀里。

  

  “我需要什么,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赫海】染 1

33岁导师赫x17岁练习生海
逻辑死

十月,首尔的秋天姗姗来迟,路旁的梧桐树叶静静脱落又被秋风卷起,旋转飞舞几个圈后又再次坠落,彻底归于沉寂。李东海不停的向车窗哈气写写画画又快速抹掉,脸上却不见悲喜。他没什么绘画天赋也表达不出自己现在后悔的感情。

坐在驾驶座的魏贤哲四十岁左右,微胖又微秃,憨厚的面容却遮不住精明的双眼,他不断的观察后视镜,将李东海的表情尽收眼底。

「咳…东海啊,你一会可要好好表现,你能不能顺利出道全指着人家呢…」

「贤哲哥我…我懂…」表情上却依然十分。

「懂就好,开心点,人家不喜欢哭丧着脸的。」魏贤哲也干笑了几声。

「哦…」李东海嘴角往上扯了扯摆出了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起来冷酷又可爱。

「你都在公司里呆了六年了,公司待你也是不薄,你这次出道了的话,公司也跟着有光。」

李东海只是看着魏贤哲说话时横飞的唾沫只觉的有点好笑。

「一会要见的就是undersixteen的导师,虽然把你的年龄改小了安排进去,但16岁其实在那些选手里年纪都算大的了没优势,你要是伺候好了他,就算你有…」

「嗯。我知道了,谢谢贤哲哥。」

李东海并不想多聊什么,更不想从他口中听到那四个字,抢先用感谢截断了魏贤哲的话。

李东海年纪真不算大,只是相对于16岁以下的标准高出了一点点,也确实在他练习的小型造星公司里熬过了第六个生日,算得上是经验丰富的前辈,只可惜公司最短一年推出一个团体,每个成员出道时都不会超过十八岁。

而就在上周的公司的新企划中,提出了未来一年将推出新的女团。

是的,女团。

那就意味着李东海十八岁之前,公司不可能安排他出道了。最惨的莫过于,整个公司里他是年纪最大的练习生,也是唯一一个过了17周岁的。

未来的一年,他且只有他就得卷铺盖走人,李东海并不相信公司会给他奇迹。

论脸蛋李东海是绝对不会输给其他人,作为外貌大赏的冠军进入公司的前四年练习生涯李东海一直备受瞩目,当然后两年也有人看他,以前是羡慕,现在是嘲笑。

因为李东海有一个致命的缺陷,足以杀掉他的梦想。

镜头恐惧。

害怕镜头和灯光,越是想要克服就越是不能避免的紧张,无法接受众人的注目,面对其他人的表现远不如自己一个人在镜子面前跳出来的效果好。

每一年他都是出道的后备军,冷板凳上的主力队员,其实公司不乏靠脸出道的,可就是轮不到自己。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三年又三年。

他不是急功近利的人,他不着急通过这种门路出道,他可以换一家公司再练练,但他现在骑虎难下。

大概是公司不愿意放弃他这位吃了公司六年白饭的“好苗子”,想在他最后一年里将他的脸物尽其用,强行他参加了那个叫undersixteen的选秀综艺还改小了年龄,顺手还把自己卖掉了。

公司的奇迹还是不来的好,现在他站在豪华酒店的前台,一次次的怀疑自己呆了六年的地方是不是个拉皮条公司。

「而且人就是叫你去跳个舞唱个歌,看看你够不够实力就回来了…」

李东海无心再接话。双手接过房卡。

【跳的是脱衣舞吧…】

他不敢说,只能想想。

酒店顶层,豪华总统套房,每一处都是奢华精致,除了床上那几件粉色的东西,小夹子上带着铃铛,带孔的塑料球上面还连着黑色带子、涂满粉漆的铁链子拴着两个皮制的手环,一卷尼龙线,哦,还有一个粉色的鞭子,这个他认识。

即使里面有不认识的,李东海也能感知到不太好的东西,练习生六年,一群男孩子在宿舍里平时插科打诨的也看过些成人小电影。而现在,那些该看的不该看的迅速的从脑子里过了一遍,最后只剩下FBI Warning不停闪动。

他觉得他得走了。

从屋里冲到电梯口只需要几秒钟,中间还撞飞了一个站在房门口的男人,但李东海已经来不及道歉了。

在电梯里恢复心脏平静后,他才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个男人的脸,李赫宰。